| 网站首页 | 繁体中文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最新公告:

  没有公告

您现在的位置: 安阳人 >> 新闻中心 >> 经典美文 >> 情感地带 >> 正文
 
 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更多内容
那条鱼在乎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那条鱼在乎
作者:高玉元 文章来源:《青年文摘(绿版)》 2008年 第2期 点击数:224 更新时间:2008/3/14 14:55:16

那条鱼在乎

 


 
  曾经读到过这样一个故事。每次潮落,总有好些小鱼被留在海滩的浅水处,无法回到海里。这太常见了,大人们都见怪不怪。一个人远远地看到一个孩子正在用手不停地把它们转移到海里,走过去劝他:傻孩子,小鱼这么多,你这样做是徒劳无功的啊!哪知,孩子一脸稚气地回答,不,至少这条小鱼在乎。说着他小心地把手里的小鱼转移到了海水里。 

  我没比尔·盖茨有钱,注定做不了惊天动地的大善事;也不得不承认比不上丛飞伟大,只是碰到了,力所能及地伸下手。有时我们看似不经意的举动,可能会给对方带来意想不到的希望。
 
  前一段时间,父亲生病了,急需一大笔钱,我忙活了半天还差四万多。正当我发愁时,好几年没联系过的同学林不知道从哪听到了消息,从广州来电询问此事。问明情况后他二话没说把余款汇了过来。我当时吓了一跳,要知道好些平常哥长哥短的人,一听说来意都面露难色。在我打了欠条并保证很快还钱后才勉强同意。还钱时我无意中从林女友那里听说其实他们手里也挺紧的,这本是他们准备买房结婚的钱,硬是给我匀出来的。我很过意不去,一再表示谢谢。但林好像比我还不好意思:哥们儿,你怎么这么客气啊。比起你帮我的这不算什么。
 
  我一时糊涂了,我没帮过他什么啊?
 
  你忘了吧,自从你当众喝了我茶杯里的水后,我就认定你是我一辈子的哥们儿。林的语速很快,显得有点儿激动。在他的一再提醒下我才转过弯来。那时我们正读高中,林在一次体检中查出患有乙肝。当时高考还比较严,和乙肝扯上关系的考生高校一般不予录取,所以大家都很忌讳。所有的同学都像躲瘟疫似的躲着他,不和他一块儿吃饭,不和他说话,甚至不愿意和他一个寝室,生怕传染给自己。我从学医的哥哥那里明白,日常接触并不会传染乙肝,就有意无意地替他解围。
 
  说实话,我并没感觉这有什么。但电话那端的林却非常的激动,怎么能说没什么呢?你知道,我当时以为考大学完全没戏了,前途一片黑暗,想死的心都有。因为你我才坚持了下来,后来国家不限制了我也考上了大学。我应该好好感谢你才是。 

  其实,我那时没想这么多,完全出于班干部的职责本能。但我很庆幸我做了。而老田和我爷爷的终生友谊更让我对此深信不疑。
 
  爷爷退休前是一所高校的教授,知识分子那点儿迂腐和清高,他样样都有。记得爷爷的字写得远近闻名。哥哥毕业分配时,一个官员答应帮忙,但条件是要爷爷为他写一幅字,爷爷听说他官风不好硬是没给。老田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从没离开过老家。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共性,但从小就听爷爷说,老田是他最好的朋友。
 
  记得年轻时只要一有空闲,爷爷就会去找老田聊天。我们家住村西,老田住村东。由于村子大,来回一趟有二里多路。年轻时倒没什么,对一个70多岁的老人来说还是很吃力的。但爷爷从没觉得,印象中回来后总是高高兴兴的。后来我们搬到了城里,爷爷也跟了过来,可总是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和老田通次电话。有老乡来也必让其给老田捎些东西。由于爷爷这样,叔叔婶婶们也都很尊重老田,见面喊田叔喊得很亲。 

  后来,我还是从父亲那里知道了来龙去脉。原来,爷爷“文革”时因为说真话,被打成右派发配到乡下农场干活。大热天又苦又累,他从小读书,哪受过那苦啊。那些农场干部又不明就里,受人蛊惑故意折磨他,一整天不给一口水。旁人怕惹上麻烦,又都躲着他,只有田爷爷心好,经常偷偷地派他小儿子给爷爷送水。可以这样说,要不是老田让儿子送来的水,爷爷早已不在人世了。 

  所以,我像那个孩子一样固执地深信,“那条鱼”一定在乎!

 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、法规,谨慎留言!)
    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……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| 联系我们 |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4 - 2021 安阳人 http://www.ayren.com
    建议使用 1024×768 分辨率 32 位以上颜色、IE9.0以上浏览器
    360安全浏览器并请使用中文(GB)中等(M)字符集进行浏览
    地址:安阳市文峰区 客服QQ:16622858
    技术支持:安阳人工作室